百人牛牛|绝笔信教师要求公布执法记录:监控那么巧就丢

 新闻资讯     |      2019-08-05 15:50
百人牛牛|

  (原标题:对话徐州“绝笔信”教师:一直有准备起诉,希望公布全部执法记录)

  据徐州丰县政府8月5日晚最新通报,联合调查组经调看相关视频、询问当事民警,城东派出所在对李秀娟传唤、审查过程中,未发现有对其殴打、辱骂行为。通报称,李秀娟丈夫梁士伟利用职务便利,违规使用公章为其女委托伤残鉴定,被暂停校长职务。通报还称,将采取措施帮助李秀娟女儿眼疾救治工作。

  8月5日晚,南都记者从李秀娟处获悉,至当天18时,其身处丰县某宾馆。针对外界关注的诸多问题,李秀娟一一予以了回应。

  南都:今天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称,当时对你传唤过程中“全程有记录仪”,是文明执法。

  李秀娟:我要求公布全部执法记录仪内容,还原事情真相。为什么监控画面那么巧就丢失了?

  南都:此前你提到女儿左眼因同学无意打闹致盲,官方则称“因手术及视力下降与另外两名学生打闹是否存在因果关系难以认定”。

  李秀娟:(2018年)3月12日事发当天,我就带孩子去了小区附近医院,当时医院的鉴定结果有,因为我现在没有在家,我拍不到那个东西(医院最早的诊断书)。小区医院医生写的诊断书是“左上眼皮水肿,充血”,因为一直在小区附近医院看病,吃完药又拿了眼药水的药,还是不见好。期间我闺女说,“妈妈我这个眼睛看东西模糊”,然后我开始认识到这个事情比较严重。

  李秀娟:我们小区医院就医拿过药之后,拿第二次药期间,有两个星期吧,这个我记不太清楚,反正她说了有两次还是几次“眼模糊”,我就特别特别地害怕。

  南都:官方通报称“学校多次协调,另外两名学生家长只愿承担相关医药费用,对其它赔偿要求不予认可。”

  李秀娟:学校是协商赔偿。关于赔偿数字,是在2018年4月25日、6月25日两次谈到钱了。

  南都:昨天公布的丰县教育局报告提到,建议你走司法途径。目前有网友疑惑,你为什么不去法院起诉?

  李秀娟:我找了代理律师,一直在准备起诉,因为律师建议所有的治疗结束再起诉。(2018年)6月20日,我说把所有材料送到法院立案,律师说民生案件等待时间较长,然后我们直接去了北京,等治疗结束后把所有发票拿给法院。不然你这里立过案了,你前几天拿来发票(证据),然后又拿来发票(证据),反复送过去法院方面也不方便。

  南都:你在信中公布了同仁医院眼科医生傅继第的诊断,孩子在北京看眼科都是他负责接诊的吗?

  李秀娟:刚开始不是的,换了好几个医生,最后确定是他。他是这方面最好的医生,他的号特别地难挂。

  南都:傅继第今天接受采访时,对于诊断证明表示“不记得,但确认诊断证明是他所写”,并提到“诊断证明中的左视神经损失是个很模糊的概念,这份诊断证明中没有明确写出损伤程度。”

  李秀娟:傅医生的回复我现在才知道。那肯定的,同仁医院每天那么多小孩看病,你让他记,他肯定记不起来。

  李秀娟:我和我老公都绝望了,我认为我不该被拘留。他校长停职这个事情对他影响很大。我认为老公跟这整件事没有关系,为什么把他停职?我认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