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牛牛|中国废品之乡﹣河南省信阳市固始县

 新闻资讯     |      2019-12-10 03:01
百人牛牛|

  著名的固始鹅块,信阳在河南以会吃为名,郑州有数不清的信阳菜馆,主打罗山大肠、淮南麻鸭、南湾鱼、潢川甲鱼、固始三黄鸡、固始鹅块等。固始人的会吃在信阳里又是佼佼者。

  固始县180万人口,中国人口第五大县。固始是蒋姓潘姓的发源地,还是中原侨乡,唐初陈政、陈元光父子率府兵乡勇8000人南下漳州和唐末王审知兄弟三人率义军万人入闽,统一八闽大地。其后裔渐次播迁至台港澳和菲律宾、马来西亚等东南沿海和欧美国家和地区。文献记载,台湾地区前100名大姓中,有63姓族谱上明确记载祖籍在河南“光州固始”,固始县因此被人们认定为“闽台祖地”。

  固始县是务工大县,常年有50万人在外,但对于了解废品回收行业的人来讲,都知道固始县对废品回收的贡献有多大。全国各大城市废品回收行业都有固始人,2014年左右北京废品回收达到高峰期时,近30万从事废品回收的人中,90%以上来自固始县北部的三河尖、往流、李店、桥沟、丰港、洪蚌一带。而在南京收废品的固始人主要来自东南部的石佛黎集一带。

  固始县人均3分地。1978年包产到户后,除了可以满足基本的口粮,农业种植根本无法养家糊口。于是大家都开始外出打工。1985年,北京到处是工地,建筑垃圾无人清理。一个人、一辆平板车,15岁的固始少年乔保锋在满大街的垃圾堆里发现了商机,一个多月就赚了2000元。经人偶然指点,他又把昌平水泥厂的废旧包装袋运往山东的爆竹厂,赚了整整一万元。

  刚开始的时候整个废品回收行业非常混乱,有的人捡不着就偷,偷不着就抢,污水井盖、绿地护栏、变压器、甚至地铁的电缆都给你铰了。那时,打架、械斗几乎是家常便饭。从业人员里面因为偷窃或者收小路货受过刑事处罚的不在少数。因此开始有人妖魔化“河南人偷井盖”。长期缺乏行业规范,拾荒者们一直没有摆脱草莽状态,废品村更是成为各类安全隐患的重灾区。

  2014年拆迁之前的东小口是北京最大的废品回收基地,那里是固始人的天下。在东小口,每一种垃圾都有价值,金属纸片玻璃油漆涂料。

  2003年到2008年是拾荒行业的黄金时代。近几年来,随着北京市疏解非首都功能,大批下游制造业被关停,垃圾处理场所处的城中村也成为城市改造的重点治理对象。2015年后,伴随经济增长放缓,制造业的不景气导致废品原材料需求量大幅度下降,废品价格越来越低。这几年的环保风暴更是让很多废品从业者苦不堪言,找不到合适的场地,三天两头邻居投诉环保检查。

  废品回收是劳动密集型的行业,现在面临着青黄不接的状况,最早一批到北京从事废品回收的固始人有的已经60多岁,很多50多岁的人也在慢慢退出回收行业。他们的后代中,30岁到50岁之间的人,面对北京废品回收空间的压缩,不断寻找其它出路。废品回收从业者子女没有北京户口,小学初中可以勉强找打工子弟学校就读,高中就不得不回老家,很多父母也和孩子一起回家了。

  而20岁到30岁之间,以及20岁以下的一代人,因为嫌弃废品回收又脏又累,宁愿去工厂上班或者是饭店当服务员也不愿意收废品,考上大学的高学历者就业就更加多元化。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回顾我的2019,有奖征文邀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