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牛牛|10问徐州丰县女教师案:你们的回应存在不少问题

 新闻资讯     |      2019-10-02 09:29
百人牛牛|

  原标题:10问徐州丰县女教师案:你们的回应存在不少问题,请回答公众关注。

  8月5日晚,江苏丰县人民政府就当地教师李秀娟“绝笔信”事件发布调查情况通报。通报称,联合调查组经调看相关视频、询问当事民警,城东派出所在对李秀娟传唤、审查过程中,未发现有对其殴打、辱骂行为。通报还表示,下一步,联合调查组将对李秀娟反映执法民警对其殴打、辱骂行为进行深入调查,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处理。同时,将采取积极措施,全力帮助李秀娟女儿眼疾救治及相关善后处理工作。

  在徐州丰县县政府、涉事派出所、教育局人员出面表态后,8月6日上午,“徐州女教师绝笔信事件”的主人公李秀娟再度发文《徐州丰县闹访者李秀娟的声明 如有一句假话,我和丈夫自愿被开除教师队伍》,回应各方说法及网上质疑。

  此前,她曾表示发布绝笔求助信过程中确有热心网友指导,但内容是自己所写。李秀娟还称遭民警暴力殴打,致其腿部受伤,但再次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自己记不清成因。

  李秀娟在文章中称,不走司法途径因律师“都不代理”,从未放弃走法律程序,坚称遭民警殴打。

  根据官方通报,联合调查组将对李秀娟反映执法民警对其殴打、辱骂行为进行深入调查,并依法依规处理。

  第1问:为什么不直面媒体?8月5日上午9时,《中国新闻周刊》来到涉事学校丰县实验小学,校长办公室中无人,副校长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如想要采访,需县委宣传部同意,丰县教育局也以同样的理由回应记者的采访要求。《中国新闻周刊》拨通丰县实验小学涉事年级年级组长电话,其对记者称,此事件当初由年级主任和校领导直接协调,自己未参与,不了解相关情况。关于这个情况,情况通报中并没有提及。

  要知道在危机公关中不能正确认识媒体,不能正确对待媒体,不能正确定位与媒体的关系,不论是对政府还是对有关部门领导来说,这都是一项非常危险的举动。

  第2问:为什么女教师的丈夫是女教师的信访稳控责任人,而且因为管不住老婆所以被免职处分?当地政府的《情况通报》表述,根据信访稳定工作要求,梁士伟负责李秀娟稳控工作,存在稳控不力问题。梁寨镇中心校于2019年3月14日口头宣布暂停其执行校长职务。

  在该事件中,李秀娟跟丈夫算是夫妻同心,无论是双方的实际行动,还是表达出一起轻生的意愿,都可以看出,他们是情感共同体,也是诉求一致的维权二人组。

  李秀娟丈夫是二人所在学校的校长,公职在身,似乎该以大局为重、顾“理”不顾情。事实上,在很多地方,确实都有针对信访人的“包保稳控责任人”之类制度机制设计。身为校长,对校内职工稳控,似乎挺符合“属地管理,分级负责”和“分段包片,定点定责”的稳控责任层级化逻辑。问题是,李秀娟丈夫与她不只是上下级的“公”务关系,还有“私人化”的夫妻关系——这算是亲友圈中最亲的那层关系。让其中一方去“稳控”另一方,听起来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这是要让李秀娟丈夫冲上做家人思想工作“第一线”,乃至大义灭亲?最终李秀娟丈夫非但与她同进退,还以所在学校名义为其女委托伤残鉴定。所以为何女教师的丈夫是女教师的信访稳控责任人,当地部门也需要给出一个确定的回应

  第3问:信访有罪吗,是罪吗?越级有罪吗?为什么要有罪?根据《信访条例》第三条表明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应当做好信访工作,认真处理来信、接待来访,倾听人民群众的意见、建议和要求,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努力为人民群众服务”。国家有关行政机关及信访机关,有义务接待来访人员、倾听并解决反映的问题,如不属本部门解决的问题,可以告知或转给有关部门,不能认为原告来访就是扰乱了正常的工作秩序或者公共秩序。我国公民的信访权是我国宪法所赋予的。上访是《信访条例》允许的信访形式之一,是受《信访条例》保护的合法行为。

  至于越级上访,根据《信访条例》第十条规定:信访人的信访事项应当向依法有权作出处理决定的有关行政机关或者其上一级行政机关提出。第十九条规定:信访人未依照本条例第十条的规定而直接到上级行政机关走访的,信访工作机构应当告知其依照本条例第十条的规定提出;上级行政机关认为有必要直接受理的,可以直接受理。第三十四条规定:对原办理机关的处理决定或者复查意见不服的,信访人可以自收到处理决定书或者复查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请求上一级行政机关复查,上一级行政机关应自收到复查请求之日起30日内提出复查意见。所以,越级上访也是《信访条例》所允许的,属于依法上访,而并不是违法的行为。

  因越级上访而被拘留更是没有依据,从法律上说,任何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都需要有法律的授权,越级上访只是公民对自已权利的一种主张,只要不要损害他人利益,不要妨害社会秩序,不要损害公共利益,就不能实施拘留,否则就是违法的。那么关于这个问题,相关部门也需要满足大众的知情权。

  第4问:涉事警察的执法记录仪没电,或许可以理解——不理解又能如何?但问题是,执法时只有一个警察,合法吗?如此质疑,并非吹毛求疵。在此事件之前,不少地方都曾因执法记录仪“没电”引发舆情。日前,一名义乌男子逃避查酒驾坠楼身亡,竟然出现三个执法记录仪同时“没电”或“关机”的情况,令人难以置信。虽然联合调查组经法医初检和调取监控视频侦查得出,执勤人员全过程中未与死者有过肢体接触,但是舆论场上的疑云并没有因此迅速消散。

  据公安部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基层公安机关普遍实现了民警现场执法全部配备使用执法记录仪,办案区全程视频监控,初步实现了执法办案活动的全程记录和可回溯管理。当然,执法记录仪没电的情况也并非全无可能,制度对此也有详细规定。《公安机关现场执法视音频记录工作规定》明确规定,因电量、存储空间不足等客观原因而中止记录的,重新开始记录时应当对中断原因进行语音说明;确实无法继续记录的,应当立即向所属部门负责人报告,并在事后书面说明情况。但是根据相关当事人叙述当时传唤是并不只是罗烈一人,其余人员是不是可以互相印证,还公众一个事实的真相,也还罗烈警官一个清白。所以事实真相究竟是怎样需要进一步调查。

  第5问:为什么当着孩子的面抓母亲?据女教师说,我年幼的儿子看见我被罗列副所长拖走跪在地上时恐慌的眼神,一直在我脑海里。目前并无法律法规规定警察抓捕嫌疑人时需要顾及未成年人的感受。但从情理上讲,如果抓捕行动和顾及未成年人二者间不存在对立的话,尽量二者均进行考虑。警察对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目的在于防止嫌疑人逃窜、毁灭证据或对其他公民施加侵害,及时控制嫌疑人的行为。在此案中,李某某的行为应该不算危害性较高的犯罪类型,那么在这种比较轻的案件中是不是应该温和的进行处理,以免侵害儿童的身心健康,这一点《情况通报》中也没有提及,所以需要进行回应。

  6,为什么不允许请律师?据女教师说,在拘留所的七天,我一直摇晃着铁门,呼嚎着请求找律师,没人理我。根据《刑事诉讼法》第33条规定,公诉案件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自诉案件的被告人有权随时委托辩护人。所以女教师可以请律师,就算请不起律师,相关部门也需要提供法律援助。这一点相关部门也需要进行回应,

  7,学校全体老师的签名是否属实?8月4日,徐州女教师李秀娟发布求助信,自称和丈夫长期遭到有关方面的不公正对待,“准备离开这个世界”,持续引发关注。信中李秀娟提到,其所在的学校全体老师同情其遭遇,自愿联名。

  然而8月5日下午,三名不愿透露身份的丰县梁寨镇周楼小学教师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透露,联名信中内容与他们签署时看到的不符。

  老师采访:“就看到了第一句话,同情她的遭遇,我们是看到这一句话才签的。”

  老师采访:“我写的时候还没有后面那两句话,要是有那两句话,我们不会支持的。”

  老师采访:“我们现在天天办公室都不敢进了,教育局经常来问,我们都不敢进办公室,难道还会支持她去上访?”

  老师们反应不知情的后两条,指的是“有关人员真的太过分了,我们支持李秀娟老师夫妇合理合法地维权行为。”所以双方究竟谁在说谎呢?相关部门需要给我们公众一个事实真相,而情况通报中却没有提及。

  第8问:罗烈回答媒体时有一个意味深长的说法,大意是反正我没打人,别人打没打与我无关。为什么他要这样回答记者呢?既然罗烈宣称是依法办案、文明办案、理性办案,绝对不存在辱骂、不让他喝水打骂他的情节,这样回答记者不免显得让人浮想联翩,而且今天上午李某某发文坚称存在殴打行为,双方究竟谁在蒙骗媒体和大众,相关部门还需要进行调查。

  第9问:为什么实验小学要先期代付治疗费用?根据《情况通报》截至2019年7月24日,竟教育局财审股、实验小学会计共同审核李秀娟为其女儿梁某治疗眼睛所花销医药费、车费、住宿费、餐饮、打的等费用共计31135.87元。2019年8月2号实验小学通过李秀娟工资账户先期代付。学校如果没有责任为何要先期代付治疗费用,要知道学校的钱可是属于单位资金,怎么可以私人动用?谁需要负多少责任就应该拿多少钱,所有的费用全部由学校承担,是不是侵犯了其他公民的利益。这一点也应该在接下来的调查报告中给予公众满意的答复。

  第10问:是否派人监视?3月9日,李秀娟离开拘留所时,她看到丰县教育局和学校几位领导开车停在拘留所大门内,“他们拽着我上车,说给我开个房间”,她记得,车开出大门时,她的老公和妹妹跑过来敲车窗,车门没有开,他们张开手臂趴在车引擎盖上,李秀娟才从车里走出来,她感到特别害怕。因为身体不适,李秀娟去徐州市某医院住院,第二天她的病房外站满了人,“都戴着口罩,也不说话”,她称教育局和学校领导来医院告诉她,这些人不是监视她,是给她做思想工作。对此,丁攀表示不知情,“我生病了”。那么究竟是不是存在监视的行为,《情况通报》上也没有说明。

  总而言之,这个案件存在着种种谜团,我们等待相关部门给我们一个确切的答复。也欢迎大家留言发表自己的看点。

  危机公关失败故事:2011年锦湖轮胎“质量门”。2011年,央视315晚会曝光锦湖轮胎为降低生产成本,将生产标准抛在一边,在生产过程中过量使用废掉的半成品返炼胶。为挽回用户信心和受损声誉,锦湖轮胎在此后一年中推出各类措施补救,如积极开办CSR(企业社会责任)活动:除了慰问武警和资助贫困小学,在丑闻后三个月就投入了较多的资源用于赞助万宇车队参加中国汽车拉力锦标赛和亚太汽车越野拉力赛。然而,这反而让消费者对企业能力形象和社会责任形象形成了更加严重的负面印象:急于证实产品质量的用心,让消费者极度反感。

  欢迎大家前往新浪微博关注@曹保印啦啦啦,并且参与#即刻危机公关#相关话题讨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