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牛牛|出现的概率委实不大

 新闻资讯     |      2019-09-21 04:32
百人牛牛|

  《这封信发出时,我和丈夫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丰县派出所副所长罗烈,教育局丁攀,这个世界的恶,你们占了一半》。

  2018年,徐老师9岁的女儿嘉嘉,在徐州丰县实验小学受到同学无意伤害致失明。2019年2月底,新年刚过,徐老师看着女儿的左眼一天天黯淡,于是就抱着希望去北京给女儿看病。

  然而,当地却将她一家前往北京为女儿看病的行为定性为上访,随后,李老师的丈夫被多次批评谈话,被撤职。

  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个老师的孩子会被伤害,为什么明明是看病却被误认为上访?假如真是上访,为什么又要被阻止?

  小编看到这条新闻第一反应就是:勤恳女老师被地方势力压迫自杀以证清白的社会丑闻,但是通过这几天慢慢披露的细节来看,强烈感觉又是一出企图用舆论压力逼迫当地政府屈服的闹剧。

  小编在此由衷的劝一句:这年头事情反转被打脸的例子还少吗?这么着急表明立场不怕脸疼么??

  首先,老师的行为挺悲情,挺无奈,挺能吸引眼球,让网民们气愤无比,纷纷痛诉黑心学校,政府部门不作为。然而小编在政风热线的官网()中找到这位老师的投诉记录:

  自己的孩子与同学嬉闹眼睛受伤造成失明的严重后果,你过了一个月才发现?而对方竟然只肯赔2000元,你就去越级上访?这是什么样的操作模式?与对方家长协商不成,告他呀!先进行司法伤残鉴定,向法院民事诉讼,主张赔偿金额,你就是要求赔偿一百万我都支持你!

  您啥也不干,直接上访,而且一跳三级,绕过县,市,省,一竿子捅到北京去了。如果她走正常的维权道路,官官相护,当地不作为,或者法院判了对方不执行,上访或许是她唯一的希望,支持她是应该的。

  可你直逼北京上访,越过应该的流程,赔偿数目不满意时一哭二闹三上吊,再捅到网络上,无非是希望通过舆论压力逼迫政府就范!

  更何况许多事实被夸大其词,也有很多重点被她无限缩放。首先,她的丈夫是校长,并非可怜的基层小教师,干部因为这种事被停职调查正不正常,我觉得大家都懂这一层道理。而她自己被处分是因为不请假就翘班啊?怎么赖到学校头上了?

  后来学校和教育局愿意息事宁人替同学家长赔偿,但李秀娟女士认为自己和其丈夫应该官复原职。

  实际路费啊看病的肥花费学校已经赔付了,但是李女士嫌少,在无法证明视力下降与同学无意的伤害行为有关的情况下,非要文中所述的36万,政府和学校方表示,不能给这么多,想要你可以去起诉,然而李女士不去,她选择信任网友会给她所谓的“公平”。

  况且,地理位置上来讲距离上海要比北京近(相差约120公里),且最好的眼科医院其实在广东和浙江。当时第一次带女求医为何要舍近求远,选择千里之外、恰好可以顺路上访的北京呢?

  最后,她还提到了关于暴力执法问题。在直达记录仪和高清摄像头普及的放下,李秀娟女士文中描述的暴行,出现的概率委实不大。且她的全文只出现了一处伤痕照片,还是交轻微的擦伤。

  其提供的医院诊断证明根本不像一个正规三甲医院开出来的,明明连三线小城市医院都网络化了,诊断证明都是电脑打印的。这一份偏偏是手写的。

  而且诊断内容也含糊其辞,就一句视神经受损就?这就完了?是什么引起的?外伤?炎症?怎么证明眼睛受损就是孩子打闹造成的?提供病历不更好么?检查报告呢?一边哭诉眼睛失明,一边又说八级伤残,可八级伤残和失明是一回事么?差的太远太远了,八级伤残相当于一眼裸视0.2,大概就是近视400-500度的样子(数据仅供参考)啊!

  再再再再再说,你拿个失明的诊断结果或者八级伤残的鉴定报告都比这张手写的证明强。

  事已至此,大家应该可以大概看明白了,这是一场利用舆论压力企图逼迫当地政府、学校、教育局就范的自导自演的好戏。不知道现在的网友都是什么情况,我们面对其他的问题都愿意理性思考,独立判断,可只要看到诸如“政府”、“公务员”、“上访”之类的字眼就集体失智,完全不加分析解读,恨不得自己对所谓的受害者以身代之,狠狠地抽上对方两个巴掌才好。

  我们平民百姓生活不易,政府工作也不易,毕竟我们嘲讽的那些尸位素餐的公务员也是同我们一样的有房贷要还,孩子要养的普通人。可不可以,我们冷静一点,克制一点,向下面的网友们不随便站队,理智吃瓜,等待政府给一个结果呢?